随笔日记

我其实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是“有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我其实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是“有过”
0

8月份以来工作就比较忙了,很多精力用来统筹项目,对接客户的过程很耗神,所以都没写大篇的东西。

可能是这两年修行消除业障到一定程度了,这段时间连做了几个有明显寓意的梦。这种梦和因为白天劳累或过于激动、看恐怖电影后入睡而做的梦有明显的差别。通常,我在这种有寓意的梦里就能清醒地思考寓意,而且这些梦大都发生在我禅坐或念咒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梦里的人和事都是我大脑里之前都没有的,我自己能感觉到是外界通过梦和我对话。

昨晚做的梦,经过我夫人的同意,我决定把它公开出来。

梦的开始,是我念着咒和一个长发的女头(就只有头)交涉,我认为她应该去做点好事,好好修行,不应该这么出来吓人。她当然没那么容易听我的,于是我更加奋力地念咒,最终降服了她。

梦做到这里,感觉都还不错。近来我在梦里念咒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而且吐字越来越清晰,声音越来越大声,而且我在梦里能很有意识地念咒,什么时候念,为谁念,怀着什么样的心意去念,都越来越清楚。

然后我遇到了另一个似乎要我降服的人,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我的思路还未从降服女头的争斗中缓过来,看到这个婴儿飘在我面前,我习惯性伸手去抱他,又觉得他是我下一个要降服的对象。但是我双手一伸到他的腋下,他就开始狂扭,非常有力,就从我手里挣脱了。看到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这么有力,我很是开心。我试着再次伸手抱他,并加大手劲,他扭的更厉害了。我怕伤到他,又缩手回来。

我调整了一下心情,心里升起一股慈爱,我再次伸手,轻轻地夹到他的腋下,他没有马上扭动,而是慢慢地抬头看了看我……

他看我的那一瞬间,我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之后他低下头去,往我的右手背狠狠地咬下去,我那时心里充满了歉意,我知道我亏欠他许多许多,这辈子都不知道怎么还。于是我忍着剧痛,开始为他念咒。他还是继续加大力气咬,直到我醒了。

醒来瞬间,我就保持身体不动,觉知自己的右手背,还是非常的痛,用左手去碰了一下被咬的地方,是真的有物理伤害的那种痛的触感,不是梦里感觉上的痛。这个痛一直延续到我早上出门。

梦里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明白的事情是,他是我孩子,梦里他的眼神里有很大的怨恨。

我是完全接受佛法的宇宙观的人,所以我有六道轮回的概念。

我的第一个孩子,因为胎停而断缘,这没话说,缘分就这样,而且人家也可能有更好的去处,所以第一个孩子的离去,我和我夫人倒也没那么伤心。

我的第二个孩子……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总之就是医生说“两个胎心都不错,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建议你们留一个,以免两个都没得”,因为医生的建议,根本上还是因为我自己对自己命运的不坚定,对因果的不坚信,我听取了医生的建议。

这件事让我很后悔,时不时想起,是一种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那种隐隐的伤痛,说不出来,又消不掉。我觉得自己很愚蠢,有时还会不理智地生起对西医和医院的一点点反感。我不知道医生为什么要给我那样的建议,好像医生就是冷冰冰告诉我要么这样要么那样,总是让我在可能有风险和有更大的风险中做选择,而我总是在黑箱状态下做选择。

但我知道,谁都不能怪,只能怪我自己。这不是一种无奈,我任何时候都是有选择的,只是这次我做的选择太愚蠢了,是对佛法的不坚信,用凡人的思维,用一种买卖的思维做选择。这就好像有人问“我应该生个二胎吗,听别人说万一老大有个什么变故,至少还有个老二,心里会舒服点”,而真的是这样吗?两个都是自己的孩子,失去哪个都是同样的痛苦,这种痛苦怎么可能是可以拆补的呢?所以这就是买卖思维,是充满凡人的贪和嗔的心理特征。如果再让我做一次选择,我宁愿冒着没有孩子的风险,好好伺候老婆让两个孩子都获得同样的机会。

有时我想想那个画面,我和旁边的胎心都跳的好好的,忽然一根针管伸进来,可能都没怎么选择,就觉得伸进来的位置离我最近,就往我身上一扎,我操,我就挂了,我才刚投胎进来没几天,我刚感觉到一丝安稳,忽然又回到了中阴身,四处飘摇,人身难得,我多少劫才换得一次人身,见你初入佛门,我心想或许还有点福报,一扎,没了,我操,我得多怨恨!带着这种怨恨,可能瞬间又堕入下三道。

说到这,这就是为什么我想把我这梦说出来,因为过去我时常体验这一幕,我觉得要给这孩子一个名分,怎么地也当过我孩子,我为我的愚蠢感到非常非常后悔,我希望你可以转生善道,皈依佛法,精进修行,早日解脱!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一直陪你,念着咒陪你。

说到这,我想对看我这文章的男女们说,好好对待生命,不管是自己的命,还是肚子里的命。如果因为情欲造业有了孩子,那就是你们自己要背的业,千万不要堕,杀生在现世就有报应。如果没想好要孩子,就做好措施。这点我得益于《中小学生性教育课外读本》和《人之初》,在婚前都没放过错。希望你们不要有我这样的后悔。

好了,主要内容就是这样。

今天我夫人跟我说了我第三个孩子今天的一件趣事。我女儿现在一岁九个月了,今天吃奶的时候说,这边没水啦,换边。完了她妈妈给她换了一边,她接上吸一口,又说道:“嗯,有水了”。最后两边都吃完了,她还说了声拜拜,不过不是对她妈妈说的,是对她妈的胸说的……

这让我想起网上有个妈妈说她两岁的儿子有天吃奶,吃完了忽然跟她说“谢谢”,她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楞半天说:“不客气,要不,您再吃点?”

【素食,健身,内观】

我和四个女生在车上的故事

上一篇

女儿说“没关系嘛”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7 − 6 =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类别小工具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