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日记

清明节之前参加了一个葬礼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清明节之前参加了一个葬礼
0
640

清明节的这一周,我参加了一个葬礼,我干妈的。

赶到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我安顿一下便在我干妈身边坐下,开始为她念地藏经,三遍,之后又准提法一坐,念阿弥陀佛名号一坐,这些做完,就到半夜十二点了。这期间我按南怀瑾老师著作的指导,几次轻拉干妈的头发,引导她从上三道离开。刚坐下时,我跟她说,别怕,只要专心,一晚上也够了。我希望我真的及时将她引导至善道。

不知道是真的那么刚好还是我的功力通达天地,我念完第一遍地藏经并请求十方一切诸佛菩萨和天龙八部加持护送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雨。半夜我念完第三遍地藏经并向之前那样刚做完回向,外面打了两声大雷。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地给人做临终关怀,我视为是干妈给我的礼物,让我有这样的机会帮助她解脱,很大程度上,也是为我自己解脱。整个过程里,我多次想到——这是一次预演。

我干妈做的一手好豆腐,以前在村里卖豆腐,获得方圆几个村人的一致好评。据说我干妈是被迫顺带成为我干妈的。我出生的时候,我爸找人算了算,说我要认个义父才能茁壮成长,他便把我强塞给他的拜把兄弟,由此我干妈也就顺带成为了我干妈。尽管看起来是被迫的,但是我干妈的礼数可一点不少。我们那有个习俗,干妈每年夏天某个节的时候得为干儿子送饭买衣服,直到干儿子长大成人。于是我小时候暑假就会看到干妈坐车翻几座山到隔壁村来给我送便当。还有点意思的是,我叫我干妈就叫妈,都不叫干妈,打我记事起就是这么叫的。这不无道理,她性格随和,很大程度上中和了我亲妈虎妈式的母爱。她对我和她的两个儿子一样,也不多管什么,我想干嘛就干嘛,玩完回来就有饭吃。这种淡淡的母爱,没什么负担,我很是享受。

不过我记得她唯一一次凶的时候,是对别人。就是之前我说我小时候很憨,快入冬的天,别人让我去河边找人,我特别负责任,沿着河崖爬了老远没找着人,只好从冰冷的河水里趟回来的那件事。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我干妈狂骂人,我在旁边擦着头发傻笑。

我的生命里,来自母性的爱很多,干妈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存在。我小时候会跟我亲妈历数我的妈有几个,我亲妈说我憨,这说明我心里很认真地把人家当做妈。

所以,当我坐在干妈身边念着经,我集中我的意念回向给她的时候,我感觉到,这是一个我叫妈的人,就躺在面前,皮肤冰冷,面色倒是不错,我就感觉这是一次预演。当时我觉知自己的内心,这个事情会带给我怎样的波动?在我理解了生命来去因果之后,我还会有怎样的波动?

640-3

其实,有些内心深处的东西,我一直没有说出来,也可能是时候不到,我自己都不见得能说清楚。现在这个节点,我感觉我能说清楚点了。那就是,我内心一直有一种恐惧,这种恐惧从小到大一直伴随着我。是这种恐惧激励我探究生命的意义,也是这种恐惧阻碍我舒展自己。小时候我无法深究它,长大点我无法命名它,现在我大概知道,这个恐惧的来源就是担心我妈妈离世。

回首过往,我在很多生活细节上表现出这种担心。我记得我小学四五年级那么大的时候,还会因为妈妈离开家三四天我就胡思乱想她会不会遭遇不测。这种胡思乱想一直伴随着我。我还感觉到,我似乎一直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为了能充分准备好迎接这一天,我记事起的这三十年来,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准备,从心理、技能、物质各个方面。

之前我以为自己只是有点恋母而已。2019年的某一刻,具体哪一刻我忘记了,就是坐在那,忽然想起来,其实我这就是PTSD,创伤后的应激障碍。以前看了那么多心理著作,我都没把自己往这方面想,因为没有意识到,哪怕是一岁的小孩子,也是有感知的,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感知。那天就那么突然想起来,我这表现跟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美国军人没什么两样。

我身上的PTSD,有一种没来由的感觉,因为我显性记忆里,找不到对应的事件。这让我看起来还挺正常的,一度欺骗过我自己哈哈。所以这个PTSD,对我来说坏处就是让我容易莫名紧张,忽然就进入战斗状态的紧张,遇事容易往最坏处想;好处就是,我总是处于应激状态,做最坏打算,做最全的准备。在我不算出色的职业生涯里,这个性格特点总是让我在关键时刻能破釜沉舟,及时转换跑道,人一挪就容易活,也就没有差到哪里去。只是之前老挪老挪,没有沉淀,走了不少弯路,还是得感谢佛法啊~

葬礼回来跟我亲妈讨论,她的后事她希望怎么办,多放几天行不行,不叫道士行不行,走过场的道士功力还不如我,骨灰能不能就放家里,想看的时候我就可以看到,我妈说没人这么干的。这不重要,我一直干没人干的事。重要的是,我还是很希望她能尽快去内观,别折腾什么蜂蜜了,好好内观,至少能再活20年,这样我对她往生善处也更有信心。我跟我妈说,除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意外之外,我现在最难迈过的槛就是她离世这件事。想到她如果能够往生善处,比如身为王女,或者莲花化生兜率天什么的,我也就更能平和无憾地度过余生。

算算我参加过的亲的远的葬礼,有十几次了,平均每三年一次。就是说,每过三年,就会有一位亲近的前辈用生命提醒我世间无常。所以葬礼上,我一般都是冷静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素食,健身,内观】

女儿说“没关系嘛”

上一篇

女儿戒奶和初三女生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4 − 14 =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类别小工具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